本報記者 王燁捷 周凱《中國青年報》(2014年11月24日01版)
  上課“幸福感”這件事,可大可小,尤其到了通常被認為“可有可無”的課程上,“幸福感”幾乎從不被提及。但在上海,一大批專職從事少先隊活動課研究的老師,近年開始註意到少先隊活動課的專業性、幸福感等問題——他們希望,每周一節的少先隊活動課,能給足每個孩子“幸福感”。
  這種“進步”,源自2012年9月教育部頒發的《關於加強中小學少先隊活動的通知》。這份通知要求,把少先隊活動作為國家規定的必修課,在小學1年級至初中2年級每周安排一個課時。這條“新規”,曾一度成為全國教育界熱議的話題,因為誰也不知道,新設的“少先隊活動課”與以往的班隊會、社會實踐、社團活動等有什麼不同。
  從2012年至今,上海這座在全國率先實現教育均衡化的城市,一方面力推少先隊活動課100%排進中小學校的課表,另一方面又試圖通過各種科學的標準化手段提升這節過去“誰也沒上過、誰也不會上”的課程質量。
  來自上海市少工委方面的消息稱,市少工委連續兩年聯合教育部門督導、抽查基層中小學對少先隊活動課的執行情況。結果顯示,2013年課表合格率為89%,2014年為91%。
  缺乏吸引力的活動課,沒勁
  11月18日,在上海閘北區第一中心小學的少先隊活動室,中隊輔導員劉珏正上一門名叫《你好!勇敢!》的少先隊隊課。孩子們玩得很歡,有《海底總動員》電影片段看,還能在教室里因“勇敢地”戳破氣球獲得小鼓勵,他們爭相發言告訴老師,自己是多麼“勇敢”。
  這堂生動的隊課,在外行看來,不過是活潑些、多媒體手段多用一些,但在少先隊活動課內行老師看來,非常不易。
  閘北區少先隊教研員劉民說,其中的“看點”在於:第一,上課老師不是專職的大隊輔導員,而是身兼其他課程教學任務的中隊輔導員;第二,少先隊隊課是少先隊活動課里最難上的一類課(其他還包括隊務實踐課、隊員自主課和主題隊會課),隊課的主要任務其實是教孩子們隊章,本身很枯燥,而劉珏這次上的又是隊課里最枯燥的章節,“少先隊員作風”課,作風包括誠實、勇敢、團結、活潑4個方面。
  劉珏這堂課,給三年級隊員們創造的“幸福感”得來不易。
  閘北區少工委主任俞峰說,自2012年教育部新規出台至今,把“少先隊活動課”排進課表已不是什麼大問題,如今面臨的新問題是,如何調動最廣大中隊輔導員的積極性,讓他們真正心甘情願、“心有餘且力也足”地上好這門課,“中隊輔導員都有自己的專業課,他們不是專業上活動課的,如何提高他們的教研水平?”
  普陀區武寧路小學德育教導鄧俊就見過語文老師上少先隊輔導課的例子,“上著上著,就開始不自覺地朝語文課方向靠攏,結果越上越像語文課了。”
  劉民也認為,少先隊活動課不應只是停留在“保證時間”上,而更應該聚焦在這一個課時的質量上,“給學生35分鐘的幸福感,給老師35分鐘的成就感”。
  來之不易的“一周一節課”
  幾乎所有參與推進“一周一節少先隊活動課”的人,都感受到了最近兩年來的巨變。
  就在幾天前,市少工委檢查各區縣“隊活動課進課表”的情況時,普陀區少先隊總輔導員徐蓓娜還自豪地告訴對方,今年普陀進課表的達標率已達到99%,只有一所體育特色學校和一所音樂特色學校沒能達標。這一數字,在去年同期,只有40%。
  團嘉定區委少年部部長樊玉燕切身體會到推進這項工作的不易。她告訴記者,過去有不少學校的校長並不願意及時把少先隊活動課納入課表中,能拖則拖,但到了今年,通過好幾輪的抽查暗訪並公佈結果,校長們已經完全接納了這一做法。
  實際上,大多數校長在“新規”出台早期,並不是不讓上“少先隊活動課”,他們更多地是把實踐課、社團課、活動課等內容劃歸到新設的“少先隊活動課”中。也就是說,少先隊活動課被上成了一門“靈活課”,也可以教些“別的東西”。
  閘北區第一中心小學校長徐靜道出了“校長不配合”的緣由,“我們會考慮,為什麼要把一節課放出來上少先隊活動課?這門課上了以後,能給學生、給學校辦學特色帶去什麼幫助?”
  徐靜說,按照教育部規定,小學低年級一周課時總量為32個課時,高年級34節課。這些課程中,有三分之二是國家規定必上的課,另有三分之一課時學校可以根據自己的辦學特色來設置課程。
  校長,是學校課程的最主要設計者。“我會考慮,比如我們還有快樂班會課、衝刺300分等課程,也很有特色、受到學生喜愛,我為什麼要把這寶貴的一個課時拿出來?”徐靜坦言,自己在早期雖然將少先隊活動課排入課表,但實際這門課是“整合了”實踐、社團等內容,並未單列。
  但從今年開始,少先隊活動課被真正單列了出來。徐靜說,過去由於在課程標準方面還存在顧慮,因此沒敢“單列”。現在,這種情況正在改變。
  少先隊創新靠什麼
  如今,在上海,圍繞著“少先隊活動課”這一議題,更為細緻的課程標準和落實舉措正在或將要成為現實。這將對全國的少先隊活動課的開展產生影響。
  在少先隊活動課課程標準方面,全國少工委曾在2013年2月發佈《關於推進少先隊活動課程建設的通知》,並推出具有課程標準性質的《少先隊活動課程指導綱要(試行)》。在此綱要基礎上,上海市少工委還根據本地特點制定了《上海市少先隊活動課分年級活動建議》,內容包括章程學習、美德塑造、集體建設、儀式教育、信仰萌芽、民主參與、人文培育、社會實踐、成長導向等若干模塊。
  細緻的規定,給中小學校的校長吃了一顆定心丸。今年年初,市少工委組建專家觀摩團赴全市17個區縣互觀互檢、觀摩交流,評選出70節“少年兒童喜歡的少先隊活動課”,並將這些課程做成《2013年上海優秀少先隊活動課案例彙編》和光盤打包給全市各中小學。
  上海市少先隊總輔導員趙國強說,除了課程標準建設外,還有一些“配套措施”必不可少。
  比如在華東師範大學開設“少年兒童組織與思想意識教育”這個碩士學位專業學科,從源頭上培養專業的輔導員。為確保培養出的輔導員今後確實從事少先隊工作,該專業僅開放“在職攻讀”,目前已有17名大隊輔導員就讀。
  再比如,上海的輔導員有了一個專門的“少先隊輔導員”專門職稱序列。在職業發展方面,他們不必再艱難地與校長、教導主任們競爭德育序列職稱,而是可以擁有自己的職稱。這一職稱序列實行兩年來,已有20名大隊輔導員獲得“少先隊輔導員”中學高級教師職稱,而上海的大隊輔導員只有1500人。
  上海還建立了17個輔導員帶頭人工作室,從制度層面確定“導師帶徒”的存在及可延續性,每個工作室每年會有來自市級財政、區級財政的經費支持;還有教育督導制度,少先隊活動課有專業人士負責定期督導,不定期抽查。
  一本名為《上海少先隊研究》的刊物,也在出版29年後,在第30年獲得正式刊號,解決了長期困擾少年隊的“科研興隊”問題。過去,老師們在上述雜誌上發表文章,並不計入職稱評定發表文章的序列。
  “有人會說,上海的模式不可複製。但我要說,你得靜下心來細細看,少先隊工作都是一步一步創新出來的。”趙國強說。  (原標題:上海:給足每個孩子“隊課幸福感”)
創作者介紹

婷婷

zu97zupuv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