嘆息聲和哭泣聲,夾雜在寒冷的冬風裡。
  在漂亮女孩吳晶晶失聯的第六天,我們沒有等來好消息——杭州下城警方在東新河裡找到了19歲安徽姑娘吳晶晶的遺體。
  這樣的事實,實在讓家人難以接受。
  12月10日晚上,晶晶應邀和朋友出去唱歌,喝了酒。次日凌晨時分,和朋友分開之後,晶晶獨自上了的哥薑師傅的出租車。但是,姑娘最終沒有回家,隨後一直處於失聯狀態。
  薑師傅說,在自己車上的時候,晶晶看上去一切正常,直到在東新路香積寺路口附近下車。
  家人們急瘋了,報警,四處尋找。警方也是全力以赴,第一時間找到了薑師傅,查看了海量監控錄像,走訪了知情者,但一時也沒有晶晶的下落。(本報曾有連續報道)
  直到昨天下午,警方對東新河重點河段進行打撈,最終發現了姑娘的遺體。
  法醫對遺體進行了初步勘驗,衣著完整,屍表完好,暫未發現有被侵害的跡象。
  撈起姑娘的這段河
  距離她的住處很近很近
  昨天下午1點,香積寺路沃爾瑪超市邊上突然來了好些警察。
  隨後,警察叫來了專業打撈隊,開始用滾鉤在河道內進行打撈作業。這個地點,再往前稍稍走幾步,就是晶晶的暫住地,因此不少附近居民心中已經起了不好的預感。
  “晶晶的事情我們一直很揪心的,這個小姑娘斯斯文文,很漂亮很乖的,我們常常看她到超市去,這幾天警察來了很多次了。”居民劉阿姨說。居民們站在警戒線外,觀望著打撈隊的一舉一動。
  下午1點半,打撈隊果真撈起了一具女性遺體,大伙兒一看衣著,和協查上寫的基本一致,頓時心都沉下去了。
  發現遺體的河段,有3米多深。
  “唉,家人們聽到消息都趕過來了,認出來了,哭啊,喏,現在還在哭呢……”說著,劉阿姨指了指河邊。是的,家人們的哭聲隨冬風傳來,不忍卒聽。
  河邊,警戒線已經拉起來了,遺體停放的地方已經支起了一個藍色的簡易塑料棚,神情嚴肅的法醫正在裡面做勘驗。塑料棚的前面,恰好有一塊大大的字牌,上面是一個藍色的“夢”字。
  現在,夢碎了。
  從警方的通報中,大致可以知道在此處重點打撈的理由。其實,從13日開始,警方已經開始對東新河整條河面開展分段搜尋,但一時沒有結果。隨後,警方調取到了一段重要監控,其顯示晶晶當時就在東新路香積寺路口附近下了出租車,雖然喝了酒,但腳步相對還是穩定的,就是步行到這一河段附近,她的身影從監控中消失了。
  四個方向的監控都沒有再次拍到晶晶走出來的畫面,那麼她就是失蹤在了這一河段內。
  下午3點10分許,殯儀館的車接走了晶晶的遺體。
  她最後的QQ簽名:
  再見了爸媽,我不想這樣過日子
  警方在調查中發現,晶晶在失蹤前最後更新的微信簽名是——再見了所有的朋友,我要永遠離開你們了。最後更新的QQ簽名則是——再見了,爸媽,我不想這樣的過日子。
  這些文字信息,疑似有輕生跡象。
  這一年以來,晶晶的QQ簽名反反覆復,似有掙扎。
  她簽過:做個傻子多麼好。
  她簽過:達到自己的模樣也許會有所改變。
  她也簽過:知足常樂、夢見我回來了……
  不少朋友是關切她的,有不少留言,“怎麼了”、“咋了這是”……從昨天下午4點多開始,新的留言里,出現了“安息”的字樣。
  空間里,很多的照片上,是一張張晶晶曾經微笑的臉。
  現在,屬於她的那個QQ,再也不會亮起來了。
  警方在前天的通報中說,證實晶晶患有抑鬱症,曾於今年7月在杭州市第七人民醫院就診,病歷顯示診斷記錄為重度。
  面對含辛茹苦的晶晶媽媽
  大伙兒都不知如何安慰
  12月10日晚上和晶晶一起唱歌的小劉昨天聽到消息,惋惜不已。
  他說當晚唱歌的時候,晶晶沒啥異樣,唯獨有個朋友給她吃薯片,但晶晶不知為何有點生氣沒吃,大家只以為是喝了酒的緣故,也沒有多想。聚會結束之後,在和平飯店下車,看晶晶酒喝得有點多了,小劉想叫住她,讓她休息一下,再送她回家,可晶晶還是獨自又打車走了。
  昨天下午4點半,晶晶的媽媽蘇阿姨坐在文暉派出所的大廳里。阿姨低著頭,一言不發,神情木然。周圍,圍著她的幾個姐妹。
  在這種時刻,大伙兒都不知該如何安慰這位含辛茹苦的母親,或許只能陪伴著。
  一位姐妹難過地說,現在家人們實在不知還能說些什麼了,只能謝謝這幾天來一直關心的每一位。
  晶晶,一路走好,安息吧!
  (感謝讀者朱先生爆料)
  (原標題:晶晶,睡吧)
創作者介紹

婷婷

zu97zupuv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